追蹤
中華民國藝術文化教育協會
關於部落格
(原)全國藝術教育親師聯盟
藝術人關心藝術教育.現今台灣藝術教育政策及法規紛亂,有心的藝術人該多關注藝術教育法規制定的方向 .在這裡,
多一點資訊,多一點說明.
多一點心幫助大家 了解台灣藝術教育的真實面向.
  • 7862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資優? 分享 昨天 12:00 *基層行政僵化、玩法 去年底藝術界的努力與關注,現在可能還是要功虧一簣,毀在地方教育局特教行政人員的僵硬行政、與可能的特教領域內部利益手段中了。(想想,為了要保住音樂班職位資格的專業音樂老師自費修習特教學分所帶來的在職進修財源與授課教授能獲得的鐘點保障與「學界地位」) 特教學界的觀點與其在教育部決策過程中具有的重量能爆發於任一時間點;雖然從總統、立法院長、立法委員、到教育部長、次長皆曾相當快速協助挽救特教法三十五條的謬誤,然而因為音樂班招生工作啟動所遭遇的音樂班成班的法源問題,又將事情幾乎倒回原點。 *特教法的不足 資優測驗本來是為了使特殊的兒童、青少年能早期獲得適當的啟發、「不浪費時間在已經會的科目領域」、而能有「在特長領域中盡情發揮、甚至『超前』學習」。然而,在所有幼兒啟發學派一股腦衝進台灣幼教市場、台灣家長心態仍未脫離傳統觀念的環境因素下,台灣資優教育學者的研究與根據舊資料所建立的學理漸漸失去理論根基,但他們為了抓住自己的地位,利用了台灣因循苟且、玩法利己「政」「教」兩棲人,將近四十年的統計數字「3%」還是被用以定義資優生。(請參照本文最後,美國資優兒童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Gifted Children, NAGC)所提供的「資優的法定定義」與「到底有多少人算是資優(http://www.nagc.org/index2.aspx?id=548)」 於是所有領域的資優-無論是需要早期啟蒙並「密集訓練」例如表演藝術類,或給予豐富資源與時間循循誘導,例如科學類-通通綁死在「理論已經站不住腳的資優特教理論框架中」。 無須我多言,大家都可以看出特教法的缺失與不足,雖然特教法曾經挹注台灣的大專以下學校專業音樂教育,資優特教學者也不見得都是音樂班的敵人,但如今特教法已無法涵括所有領域資優生所需,也難以測驗「假資優」了。 *化危機為轉機 集結呼籲與連署,是民主政體中人民的法定權力,三讀通過的法律連總統都無法禁止公告,但教育部曾經開會努力過,表示內閣中的首長是非常清楚這個議題-我們一定要以民主的素養與公民常識來看這個問題,也就是:總統、部長、次長都是負行政責任的人,卻不是親身訂法修法的人、也不是站在第一線面對民眾的人,總統、部長做不到的事情很多,他們就無法撤換台北市教育局特教科科長、也無法將以專家學者的懸殊比例這種「技巧」獨厚特教、蔑視各資優領域專業需求的特教小組負責人撤換,除非他們確實被認定有「重大行政疏失」。 但我們可以引起風起雲湧的輿論,讓必須擔負這些中級行政者乖張行徑的高層負責人體認到他們可能要背負的政治責任,從教育部的內部法規、細則、行政組織來著手改進。 藝術教育界的我們希望教育部暫緩實施這個必然引起藝術教育實施困難、引起可能的更大的政爭議題的法規、甚至,能夠促成藝術教育司(或小組)的成立,讓台灣的專業與普及藝術教育能有更有效的行政組織與法規,不再疊床架屋、寄人籬下,希望藝術教育能有決策發聲權,與特殊教育資優領域「相輔相成」,而不是「互相傾軋」 ======================================================= *常態與假平等 全教會(全國教師會)與鼓吹常態教學的教改團體的壓力也促成了這次特教法的顢頇修法。 特教法修法的原因,據說是因為要制衡現在已經超過五百之數的「音樂班」。我們都很清楚,其中必然充斥著許多問題。然而,法不足以自行,良法在僵化的執法人或惡意玩法的受用者-非「老百姓」,其實官員也是民眾,大家不要再用「百姓」自稱,我們是民主社會-手中,仍舊能衍生弊端。 其實大家心知肚明,在台灣再怎麼嚴謹良善的法規,都無法避免望子成鳳望女成龍的家長無所不用其極的鑽漏洞手法,補習、關說、玩「法」,只為了塞進「較好」的班級。 我們譴責這樣的家長,但只會鼓吹「常態編班」、教育正常化的學者,怎麼不去看看低收入戶的家長能不能陪著小孩子上網做功課?怎麼不去看看因為自己的小孩在龍蛇雜處的班級而擔心的家長? 講到小孩,很難有家長是「不利己」的。所以法規無須矯枉過正,為了法律漏洞而封死正規的路徑。 *能力分班真ˋ的罪大惡極嗎? 從人性的角度來看,只講究「齊頭式平等」的編班只會造成教育水準日益低落;現在的情形不就是如此嗎? 人生來不平等,各有擅場也各有缺點;一味要求所謂的常態與平等,只會教育出為了「融入」、追求群體認同而媚俗、或為與眾不同而故意乖張的國民。 教室是學習的場域,學習講究效率與效應,龍蛇雜處兩敗俱傷,適才適性各取所需;更何況,對於所謂的3%音樂資優生而言,音樂不是一種技能,而是一種需要--這樣的學生混在其他對細緻的音聲之美無動於衷、卻樂於大吼大叫的多數學生中,是受到壓迫、還是「有助學習融入環境技能」呢? 對於音樂資質中等以上的學生而言,與同質性高的同儕「集合學習」雖然無法避免競爭壓力,卻有益於專業成長。音樂這個專業-無論是創作或是展演-本質中就充滿了高度壓力與主觀;就算音樂班拆班,音樂比賽還是存在;同校「眼不見為淨」,難道跨校就沒有競爭嗎? 我們應該要輔導學生體認這種壓力的存在,而不是用拆散的方式假裝同儕競爭不存在;去年十一月底公告的特教法三十五條修法的理論基礎根本只是教改與一味講求常態編班教學,卻不懂得學生在專業領域學習真正需求的可笑的學者們顢頇的看法! *為何智優班往往寄生於假性音樂班? 會讓孩子學才藝的家長有半數以上是希望小孩不要輸給別人,於是,能夠學會操作樂器、讀懂「另一種」符號系統-樂譜的孩子,或者真的具有一般以上的智力;然而藝術深而廣,不是能彈幾首曲子就能夠學下去,即便是大眾心目中排名在前的音樂班,都還是有「力有未逮」的學生、無法續航下去的學生,無論他們是才能不夠了、或是無心學習了。 但這種學習的「續航力」是至今資優特教領域「測量不出」的,因為資優特教領域奉為圭臬的性向測驗只能測驗一個模糊的「起點」,就好像在馬拉松賽的起點,我們只看得到自信滿滿選手臉上的光彩,誰又知道他能不能跑完全程? 就音樂才能與訓練而言,即便是聽力、理解、眼手協調、感受力....等各方面再怎麼優異的小孩,都需要時間累積專業--尤其是演奏,所倚賴的是隨著年齡增長的益加強健也隨之衰老的肢體,大班、國小時期沒有良好的訓練,再敏銳的聽力也無法讓你變成音樂家;縱使小孩有所有的能力,沒有毅力、沒有對藝術美的追求的想法,仍舊沒有可能。 所以資優特教所鼓吹的性向測驗,根本對測定音樂資優於事無補! 我反對「利用」藝術教育法成立與坊間音樂才藝教室無益的假性音樂班,因為這是: 1)音樂被利用為智優班的跳板,這種假性音樂班可能沒有適當的設備、專業課程設計、甚至師資是有問題的,,學童往往是被動式學習,反而造成厭惡音樂學習,家長被「騙」坑錢...等情形確實層出不窮 2)瓜分稅收挹注的教育資源、侵害專業藝術教育的資源與主體性。 解決、遏止這種假性音樂班的方法,應該以專業藝術與教育行政方面的評鑑制度來制衡,而不是修法侵害有志有能力有「需要」受到專業藝術教育的學生的專業領域受教權益! ================================================= 美國資優兒童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Gifted Children, NAGC)所提供的「資優的法定定義」與「到底有多少人算是資優(http://www.nagc.org/index2.aspx?id=548)」 Is there a definition of "gifted"? Yes. The current federal definition of gifted students was originally developed in the 1972 Marland Report to Congress, and has been modified several times since then. The current definition, which is located in the Element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 Act, is Students, children, or youth who give evidence of high achievement capability in areas such as intellectual, creative, artistic, or leadership capacity, or in specific academic fields, and who need services and activities not ordinarily provided by the school in order to fully develop those capabilities Note: States and districts are not required to use the federal definition, although many states base their definitions on the federal definition. How many gifted children are there in the U.S.? NAGC estimates that there are approximately 3 million academically gifted children in grades K-12 in the U.S. - approximately 6% of the student population. No federal agency or organization collects these student statistics; the number is generated based on an estimate that dates back to the 1972 Marland Report to Congress, which estimated that 5-7% of school children are "capable of high performance" and in need of "services or activities not normally provided by the school." Although we are not aware of national studies of the incidence of artistic talent in the student population, the number of gifted and talented students increases, depending on the number of categories of giftedness used in the estimat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